Sorento

MCU SPN DW SH HP 盾冬SDJ2福华德哈10Rose12C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鞭炮!

【wincest】Free will 无差

甜中带刀。写得太好了,文笔很细腻,感情把握很到位。

千棱ASW:


他们曾去看过一次日出。


他们把车停在山顶。Sam坐在Impala的车前盖上,Dean递给他一瓶啤酒。一切都是湿漉漉的,薄雾迅速移动,像游走不定的鬼魂。然而他们知道这鬼魂一会儿将会散去,星辰将会展现在眼前。


风力发电机的声音很像飞机掠过,丝丝薄云好似风车翅膀划过的痕迹。


“太阳要出来了。”一直安静的少年开口。


“嗯。”


Dean伸手揽过Sam的肩膀,Sam并不抬头,只是眯着眼凝视着远方。


Sam手中的啤酒喝完了。Dean转头帮Sam拭去嘴角的啤酒沫,Sam只剩下一个逆光的剪影,漂亮的眸子却闪闪发亮。依稀辨认出Sam的嘴角微微上扬,Dean便也报以微笑。


红日升起时,他们没有急着掏出手机拍照。世间一切的美好不在于合影留念,不在于编纂成篇,因为影像文字再真实,人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记忆比笔墨更深远。
这他们都懂。


所以他们更加珍惜。


猎魔之人就像受到了诅咒,自古以来便鲜有安详度过一生的猎魔人,即便是记录者也亦然。而他们作为记录者的传人,还未出生就注定了要为此奔波劳碌一世,也许还不止一世。少年曾用十几年的期许换来斯坦福几年的平静生活注定会被打乱,就像所有猎魔人都不可能一边复仇,一边享受着Apple pie life.他们生来如此,死亦如此。


Sam遗传了Winchester家族典型的固执,而他用他那双湿漉漉的puppy eye死死盯着哥哥的眼睛,Dean就更无法招架。他没有阻挡住十九岁那年Sam的独自离开,他没有拒绝过Sam的任何一个请求。


因此在Sam小心翼翼掩盖几乎被那几项测试折磨得枯萎掉的灵魂瑟缩着对Dean说“I'm fine”的时候,他的心脏猛地缩成一个干瘪的果核,他把Impala停在路边,转身给兄弟一个拥抱,在他错愕不及时不停地说着无谓的抱歉。


“Sam,去他妈的天使,去他妈的地狱之王。”


他强求他的弟弟太多。Sam本来可以顺利地通过面试,当他的全美最优秀的律师或法官,过上他一直以来期望的Apple pie life.猎魔人也许的确生来注定如此,但Sam值得这一切,他会有女朋友,会有一堆一堆的哥们儿,在周末去派对,假期去兜风,也许去尼亚加拉大瀑布,也许去黄石国家公园。而他,会在圣诞节和Sam过生日的时候打去一个电话问他近来可好,也许开几个玩笑,而Sam会在电话那边微笑着回答他每一个问题,就像小时候Dean回答小小的Sammy一样。是他亲手把他的兄弟从美好中强行拉扯出,在弟弟受伤后忏悔着为他缝合伤口,给他鼓励、慰籍和拥抱,贪婪而独占欲地把他绑在身边,口口声声地对别人说“这是我的弟弟Sam”,实质上只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愿。


Sam曾为他丢过灵魂,下过地狱,去过炼狱,而多次受伤后的一声不吭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Dean满腹羞愧无从说起,他突然想通了什么对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猎魔人没有朋友,所以家人是每个猎魔人一辈子的依赖和寄托。相比之下,他们已经足够幸运,因为许多猎魔人甚至一辈子孤身一人。


这他们也懂。


所以他们更加珍惜。


太阳出来了。


光芒四射。


Dean像每一个哥哥那样亲昵地揉乱了弟弟的卷发,Sam扑过去抢过他手里的啤酒瓶喝了个精光,作为报复,然后在兄长的臂弯里笑成一团。


“Bitch.”


“Jerk.”




FIN.

心酸的对比。

你们帅气的鸢哥:

睡前思考了一个很深奥的问题: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往更深了说,有没有天堂?地狱?假如抛开一切宗教方面的描述或隐喻,它们科学上、客观上是什么样的?


只是单纯对这个问题感到好奇,想试着用逻辑推理的方式,从一些不证自明的理论逐步推导,得到一个稍稍具有一些说服力而非仅仅来源于想象的答案。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先从最根本的地方说起——由于我们对自己所处世界的感知都由意识来完成,那么探讨这个问题就需要先探讨另一个问题:身体死亡后,意识是否还能够单独存在?如果不上升到薛定谔的层次来讨论,答案就是两个——是或否,两个答案中一定有一个是正确的。


先说简单一点的:假如答案为否,假如身体是意识存在所必须的载体,身体死后意识就跟着身体一同消亡了。那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也就很清楚:死后的世界什么都没有。就算有,但你的意识不存在了,你什么都感觉不到。对你而言,一切的对错、好坏都没有任何的区别,它们都等同于没有。


至于另一个答案要复杂一些——假如答案为是,假如身体死后意识可以单独存在,而不会跟随身体一同消亡,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很有趣了:当我们没有了实体而只剩下意识,那我们的意识就完全等同于我们了——我们不再是身体+意识的存在形式,而仅仅只有意识的存在形式。


如此一来,我们的一切意识产物——我们的所思所想也就不再只是我们的所思所想,而成为了一种对我们而言确实发生的事。说得直白点,一切发生在我们意识中的事都确实发生在了我们身上。说得简单点,你想到什么你就经历了什么。这一切的一切,都与现实世界没有关系。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幻觉、梦境和想象都是荒唐的,那是因为它仅仅发生在个人的脑中,而我们的实体实际上并没有经历这些。但当我们不需要再去考虑实体的时候,意识的发生就不会再被实体的不发生所否定——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意识到了什么,我就经历了什么,因为我就是意识本身。


这样一想就更有趣了——幻觉、梦境和想象都将能够成为我们死后所去往的地方,因为它们都是我们意识的感知。只要想到什么就能感受到什么,并且它就是真实的。你确切看到的东西跟你想象出的东西都同等地存在于你的意识中,只有身体能够把它们区分开来。但当你只有意识的时候,它们都是一样的。


所以再回到最初的问题: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答案是,它可能什么都没有,也可能什么都有。而重点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

#附身#Headcanon 改编自自己做过的一个梦

这是一个脑洞,改编自己以前做过的一个梦。那个梦大概就是我目睹着最好的朋友在隔我不到三米的地方自杀,而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个脑洞做了很大的改编。
看不懂的提示:附身


眼前是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孩。眼泪弯弯曲曲地从女孩亮晶晶的眸子里流下来,顺着面部轮廓滴落在她素色的连衣裙上,在那片空白上晕染开来,变成淡淡的蓝色。女孩黑色的虹膜中盈满了惊恐与害怕,似一只受惊的麋鹿。
我慌张地不知如何是好,想安慰她,叫她别哭,于是轻轻握住她颤抖的左手,她的手冰凉如刚从冰窖取出的尸体。
“你要死了!”女孩睁大眼睛,更多的泪水顺着苍白的面颊滚落,鼻翼一张一翕,清脆的声线颤抖着,因哭泣而变得沙哑。
“什么…?”
女孩突然一把揽住我,把脑袋深深埋进我的颈窝,细碎的发丝散落在她的肩头,也散落在我的肩头。她崩溃似的嚎啕大哭。我一惊,本能地想把她推开,她却把我拥得更紧。
“你不记得我了吗…?”她断断续续地哭诉着,声音里带着悲恸,令人心疼。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女孩的声线颤抖得像是要断开了。
“可是…?”可是我不记得她,我甚至都不认识她,并且我最好的朋友在几个月前才刚刚去世啊?!
“快跑…快跑!”女孩几乎是在我耳边哭喊着,而她却不肯松手。
“快推开我啊!”她的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下巴紧紧绷着,把我的肩膀磕得生疼,像是想克制什么事,又像是想拼命从什么里面挣脱。
“快!”
“那就放开我啊!”我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用尽全力想推开她,却被她死死地揉在怀里。
“放开我!”我大叫着,在她怀里挣扎起来,胡乱地拳打脚踢,而这根本没有用,她只是把我揉得更紧,几乎让我窒息。
“啊啊啊啊啊不——”
伴随着女孩撕心裂肺的惨叫,我感觉到背部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像是一把刀刺入了我的脊椎。我瞪大了双眼,身体因疼痛而控制不住地一抽一抽。随即,我感觉那把刀被抽了出来,我还感觉到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
多么接近死亡的感觉啊。
痛得想昏过去,一觉不醒。
视线开始模糊,依然清晰的是耳畔温柔而痛苦的呼唤。
我被一个陌生人杀死在怀中,同时被我最好的朋友杀死在怀中。

除了的地得混用之外校对常见的三大错误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可以和之前那篇《业余编辑(校对)的自我修养》对照来看^ ^


补充一条,校对的时候还要注意有没有乱入西文标点、引号有没有前后配套,但这都是比较细节的问题了。




蜂蜜与烟灰:



1.直接引语和逗号/冒号。




直接引语我们一般要用引号括起来。然后问题就来了,表示说话人的部分和它的衔接,用“,”还是“:”呢?


简单来说,这是由说话人的位置关系决定的。


引用一段网上可以找到的资料:





在一个句子中,说话人的位置有三种,标点也各不相同。说话人在引用话语之前,用冒号;说话人在引用话语之间。用逗号;在引用话语之后,用句号。如:


我脱口而出“您愿意让我搭个便车吗?”


“晚安,格林夫人!”那位邻居说。


“我知道,我见过你。”她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我愿意让你搭车。”





也就是说:


说话人在前,冒号+引号。


说话人在中间,逗号+引号。




这和动词用“说”“问”还是“笑”“哭”“看”都没关系,可以理解为省略了“说”的动词但表达了相应的意思,比如:





他笑了“原来你就是这么看这件事的啊。”


“我没想明白,”她苦恼着“怎么就丢失了呢。”





更多例子可以见各种正规出版物。




直接引语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直接引语如果内含分段,只在最后一段加下引号。比如:





“我特别喜欢这首歌。


“你听过吗?


“是不是挺好听的。”





这个用法的逻辑是:如果都加下引号容易被理解为两个人的对话而不是一个人所说的内容。所以前面几段不加下引号,直到这段话结束了之后再加下引号。




2. “一个”到底




中文的特性就是,有量词,而且量词很多。一个胳臂一个腿,这种错误经常在作者不经意的时候出现,但是能够把量词用准确会更好。


具体可以参阅网上能够找到的量词表。比如: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323/11/739691_273384921.shtml




3.校对除了改错字还需要注意什么




校对不仅仅是改错字和标点。校对应该可以做到改正文中的常识错误(比如地名、时代、历史常识等),标出前后文设定不一致的地方(比如年龄、眼睛颜色、头发颜色等)。病句的改动(如无主句)也包涵在校对范围内,不过这些都属于校对个人素质,在此不累述。




比较机械性,但所有认真的出本作者都应该做到的,就是排版之后复查。(现在这方面经常不由校对负责,而属于主催/作者的印前检查环节。)这时候可以复校文章,但重点要校对两个部分:


1)核实目录页码正误。


2)从头到尾查看页眉页脚和章节版式是否统一。


有时候随着排版的修改,会出现章节页码变化,但没有更新在目录中的情况。还有页眉页脚的用法,章节开头是否单起一页,单起一页的格式是否统一,都是这种时候需要查看核实的。




虽然这时候出错概率小,但一旦出错就是硬伤。




P.S.


标准固然不是绝对的,但是它是标准。作者可以任意发挥,但是校对需要遵循标准,比如国家出台的标点符号用法




以上皆为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关于: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十是十四是四十加四是十四:

哈哈哈昨天才思考了这个问题耶


大角鹿YN:



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







对很多写手来说,都有这个问题。








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以我的情况为例,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为何会这样:








1、认真写出来的文,埋了很多的梗,用了很多复杂的表达和复句。








所以:从阅读的难度来说,比随手写的文读起来难很多,慢很多。








这就需要阅读者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去阅读,而一般情况下,能够理解你的这种表达的人并不多,大家喜欢更轻松的阅读。
















2、认真写的文,它所涵盖的意思更深。








它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活泼,它晦涩,黑暗,甚至打碎希望。








大部分人在网络上阅读都是为了找个乐子,这就是为何爆米花片比晦涩的片子看的人更多的原因。
























我作为读者来说:








1、一篇文写得轻松好读,满足我想看的Kink的文,会非常乐意去读。很轻松。








2、一篇文写得很用力,非常晦涩但是感情表达非常赞。这种作者一般见到要收藏起来。比如真探圈的一些作者(一段时间不夸真探圈的文质量高就不舒服),这种作者是内心的大大,珍藏。她爬啥圈,我就吃吃原作,吃吃文。
















我作为作者来说:








1、轻松的文,写的很快、很爽,脑洞大开的爽感。








2、认真写的文,写的很爽,不快,腐蚀自身的爽感。








3、给我认真写的文、冷僻的文,留言的人,我会想给他们打钱。
















结论:








搭配写作,干活不累。








一个写了很冷,觉得没爱,一个可以找点人类的爱。








我很现实,需要人类的爱,没人看虽然也想写,但是略寂寞。可以在隔壁找爱。用隔壁的爱,来支撑那些冷文。








至于爱那些冷文的人,我想发财,给她们打钱。谢谢你看。